在工地疯狂搬砖的口香糖

混迹于日漫和欧美两大坑的逗比。cp杂食为主,偶尔洁癖。脑洞多,懒癌晚期,填坑进行中(不存在的,学校的坑都填不完)

Σ(゚д゚lll)很早以前逛ins的时候看到的、评论说出了我的心声!!请跟我一起喊:在一起!!!

【箭闪】Mr. & Mr. Queen 03【史密斯夫妇AU】

CP: Oliver Queen x Barry Allen

年龄限制:PG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他们,他们属于彼此

 

 

“呼……就不应该跟着你跑步的。”

“什么时候再出任务我蹲在显示器后面你去跑吧。”

“不要,你知道我强项不是这个的。跟你在一起很折寿。”Eddie双手合十地向还在折磨跑步机的Barry弯腰一笑,“我说你不去田径队真可惜。”

“然而我百米跑不进9秒60。”Barry转头对Eddie吐了吐舌头,“那还不是一起跑外勤吗?”

“就知道你要这么说。”

“嘻嘻。话说我恋爱了。”这一句话让在一旁喝水的Eddie差点很没形象地把口中的水喷出来。

“不早告诉我?”有点狼狈地把水咽下去。

“你是第一个知道的。”说着Barry就红起了脸,“他聪明又性感。彬彬有礼,风度翩翩又有内含。就是占有欲比较强。还有他向我求婚了。”越说越小声。双手撑在扶手上,一个小跳,双脚站立在跑步机的边框上。

“我该说恭喜?他……他!”这下真的把口中的水喷了出来。

“Dude,反应别这么剧烈。”从跑步机上下来,拍着Eddie的背,给他顺顺气。

“真的很折寿。我说真的。”左手勾着Barry的脖子,右手给了他胸口一拳。

“咳咳……是我折寿好吗。能不用打沙袋的力度打我吗?”用手肘撞了一下Eddie。

“在一起多久了?”

“六个月。是个投资家,他一直在外面谈判,所以一直出任务也不担心。”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Eddie没有再说什么,揉了揉Barry的头发:“走,打沙袋去。”

“刚跑完就打,你体力怎么好!”说着还是被拖走了。

 

 

“Man,你有听到你自己在说什么吗?你不觉得太快了吗?”Diggle觉得自己的听力一直挺好的,但是他不太确定他有没有听清楚他的好友说的话。

“你知道的,我从不冲动行事。”Oliver还是做着引体向上。

“好吧。她是从事什么职业的?”知道好友是那种决定了就肯定要坚持到底的性格,Diggle也没法多说什么。

“是他。”沉默了几秒之后,Oliver决定还是要纠正一下。

“哈哈!Diggle你又欠我五美元!”Felicity笑着在椅子上转了半周,看着Diggle越发黑的脸。“不行,我都要笑出眼泪了。”

“Oh……当我什么都没说吧……”

对于这种场景已经司空见惯的Oliver自动忽略两人的无良赌约,从单杠上下来说道:“他在尖端实验室工作。因为一直参加科学方面的研讨会,所以他经常出差,这样和我的时间表很合适。”

“你觉得合适就好。”Diggle无力地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动作,“我还有一笔单子,先走了。”现在他觉得他不仅耳朵不太好,而且视力好像也有点问题。他好像看见那个面瘫Oliver嘴角有点上扬。

 

 

 

- 纽约 -

- 六或者七年后 -

送晨报的少年骑着单车,将手中被塑料袋包裹着的报纸丢在每家每户通向正门的走道上。

一手端着马克杯的Oliver从屋中走出来,弯下腰捡起报纸。一抬头看见了住在对面的老先生也出来拿报纸,老先生也看见了Oliver,对他微微一颔首。Oliver也回以一个鞠躬,转身回到屋内。虽然这已经变成了日常,但是他心里还是不太舒服,总觉得这生活和以前想的不太一样。平静得让他害怕。

在黑暗处呆的时间久了,他向往安定的生活。没有任务,没有杀戮,没有死亡。然而一旦进入那个世界就再也无法脱身。在遇到Barry之前,他觉得他会就这样一个人走到尽头。只要有战友就好了。波哥大的相遇曾一度动摇了他的决心,Barry像太阳一样走进他的生活,想要守住这束光。这使他萌生了就此隐姓埋名的想法,成为一个普通人。不过他也清楚地知道一旦脱离了组织,迟早会被发现,而且会将Barry牵涉进来。所以他选择了用谎言来维持这样的日子,还能这样一起生活几年他并不知道。

 

Barry边刷牙边看着新一期的科技杂志而没有看到走进来的Oliver。“哇!你别吓我啊。”

“别把牙膏吞下去了。”Oliver从Barry嘴边偷了一个吻。

被Oliver的胡子蹭到脸颊的Barry在他怀里缩了缩:“痒。话说你觉得Dr. Jordan怎么样?他的问题有点不着边际。”

“的确。是不太有建设性。”

“他的办公室在城的另一边,时间还是下班高峰的时候。”

“还有我不喜欢他看着你的眼神。”收紧了环在腰上的手臂。还在自己床上的Hal打了一个喷嚏。

“Ollie!”叹了口气,转过身亲了一下Oliver的侧脸。“那就决定了?”

“恩。”

 

Barry有自己的车,不过不常开。按照他的说法是要为了环境保护出一份力。Oliver也无所谓,通常早上开车将他带到离家最近的地铁站,然后再去自己上班的地方。

“七点晚饭?”

“恩。我会到的。”

“那到时候见,路上小心。”

进了地铁的Barry会将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取下放进在包中一个小口袋中。目送Barry进了地铁口的Oliver会将结婚戒指拿下放在方向盘左侧一个隐蔽位置。

看似正常的两人,但都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的两人。

 

 

Ray表示入行没几天就接任务,他有点受宠若惊。不过看了看手中的信封,他又不太理解这一份工作。

“这就是我的任务?”看着摄像头。果然Boss不会随便出来见人。

“没错。”关闭了屏幕的人扶着自己的额头。真是头痛。

 

 

Barry一直都是早回家的那一个,所以总是准备晚饭的那一个,前提是他没有任务在身的时候。小心将烤箱中的土豆取出,一刀将整只土豆切开一道口子。车前大灯的灯光在窗前晃过,他知道是Oliver回来了。轻巧地转动着手中的刀,就像是在玩着一支笔一样简单。

把车停进车库之后,Oliver从方向盘左侧取出结婚戒指,重新戴回手上。抹着自己衬衫领口的一滩血渍,然后将其藏在西装和大衣的领子之下。看来以后还是要多带一套衣服。

“Hey, Barr.”

“Hey。真准时。”

“外面的雨真大。你回来的时候没淋湿吧?园丁把割草机留在了外面。”把手中的一盒酸奶油放进冰箱。将湿透的大衣挂在门口的衣架上。

“我回来的时候雨还没这么大。”侧过身看了看Oliver,“谈判怎么样?”

“恩,还好吧。”亲了一下Barry的额头,然后径直走进了客厅。“你换了窗帘?”

“是的。你不喜欢?”跟着进来的Barry靠在门框上看着Oliver。

“也不是。”

“那就是不喜欢。”

“我没这么说。”Oliver皱了皱眉。

“我知道你话中带话。”

“好吧。你知道我不喜欢红色的。”两人之间的吊灯让Oliver不得不弯下腰看着Barry说话。又看了一眼暗红色的窗帘,这种血一样的颜色提醒着自己从事的工作。

“家里也太绿了。既然你不喜欢,那我退货就是了。”不知道是戳到Oliver哪个不能提及的点的Barry只好耸耸肩。看着Oliver拿起雨衣说要去把割草机推进车间。

听见Oliver关上门之后,Barry拿了一个最普通的座椅,站在上面。靠着优良的平衡感,一脚踩在椅背上,另一只脚留在椅面上,使椅子只有一个脚还在地上。把原先墨绿上的窗帘又一次挂了上去。

“绝密资料……被盗……”从外面进来的Oliver拿起了鞋柜上放着的报纸。又看了看站在四脚着地的椅子上的Barry和换回来的窗帘,但是没有注意到Barry微微皱起的眉头。

 

 

 

 

TBC

 

磨磨蹭蹭地更文、脑洞太多有碍于正常写文、、【哭唧唧

欺负哈二变成了日常、哈二表示单身狗收到了成吨的伤害【并没有

下一章大概就是大家一展身手的时候啦【x

【箭闪】Mr. & Mr. Queen 02【史密斯夫妇AU】

CP: Oliver Queen x Barry Allen

年龄限制:PG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他们,他们属于彼此

注意事项:设定不太科学的两个人。

 

 

 

男人之间怎么增进友谊?要么拖出去干一架,要么找地方喝杯酒。两人一致觉得还是喝酒这个选项比较正常。

Oliver觉得自己肯定哪里不太正常。先不说2小时前莫名其妙地就说出自己是和Barry同行的工作伙伴,就说现在正和这个陌生人一起坐在吧台前。多年下来的习惯,他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更何况只是第一次见面的人。但是Barry好像就是有这样的魔力。也许是那张一直挂着笑容的脸的缘故吧……

“To dodging bullet. (敬死里逃生。)”Barry仰头灌了一口龙舌兰。

“Dodging bullet.”Oliver抬手回敬了一杯,“话说你真的到了喝酒的年龄了吗?”

“我看起来有这么小吗!”说着把杯子里剩下的酒一口气喝了下去,“呼!好辣!”

看着对方猛灌了几口冰水,还拿手扇了扇吐出来的舌头像是真的能降降温一样。这下把Oliver给逗乐了。他真的忍不住不笑了。“Kid,你还是喝点别的吧。”

本来还想嘴硬的Barry,在心疼了一下自己的喉咙之后,最终还是妥协地问酒保要了一杯Margarita【1】。基酒还是龙舌兰酒,不过加入的青柠檬汁和杯沿上抹着的细砂糖让酒尝起来有种酸酸甜甜的感觉。一杯结束,让人忍不住想要第二杯。

刚开始还在正常对话的两人,慢慢变成了就Barry一人在那里滔滔不绝。Oliver倒也不在意,就坐着听着他讲。毕竟平时没什么人会把自己当成聊天对象,感觉还挺新奇的。但是随着桌上酒杯数量的增加,Oliver有种不好的预感,事实证明他的直觉是对的。

喝酒壮胆啊,特别是喝醉了的时候。喝醉了的Barry忽然愣是拖着Oliver站到台上要唱一首。于是就有了极其“和谐”的一幕。一个苦着脸的猛男被一个笑得灿烂的男孩拖到了台上,然后男孩自顾自地唱了起来……

And you don’t have to do anything else

But be yourself

Oh, you dressed up so nice

But all I could see was your eyes

And the crowd came and pulled you away

And then you were gone

No, yeah

And I don't even know your name

All I remember is that smile on your face

And it'll kill me everyday

……

整个过程中,Barry的头都是软绵绵地靠在Oliver的肩头。

Oliver发誓一开始他有认真听Barry唱歌,时不时也会和声。他也承认Barry有一副好嗓音,只不过他再也没法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歌声上。按照他的话来说,就是在他肩上的那颗棕色的脑袋让他分神了。有股淡淡的海水味充斥着Oliver的鼻腔,让他格外放松。从他的角度甚至都能看到那睫毛在抖动着……

“Kiss him.”不知道哪人喊了一句。接着就升级为了get a room之类的。

一开始让Oliver吻Barry,其实他是拒绝的。他跟台下的讲,他拒绝,因为其实他们就认识一天。台下的跟他讲,吻完加特技,直接带去房间,duang……还没等台下再喊些什么,Barry已经伸手搂住了Oliver的脖子。一个吻落在了Oliver的唇上,果香渐渐在他的口中蔓延开来。并没有多想什么就加深了这个吻。好甜。见对方根本就没有要停下的样子,他干脆就紧紧把人抱在怀里。

一把将Barry公主抱起,在人群的口哨声和掌声中离开酒吧,走向了客房。

 

 

塔楼的钟声从打开的窗户中传了进来,不怎么响亮但却正好将Barry从梦境中带回了现实。缓缓睁开的眼睛还在适应着有些刺眼的阳光。坐起身,环顾了一下整个房间。啊……果然没人啊……头好晕,昨晚是喝多了?等等!我的腰为什么这么疼……像是想起了什么,Barry的一脸一下子红了起来。门开锁的声音让他停下了回忆。

 

“Hey ya, stranger. ”眯起眼看这门口的人。

“Hey ya, back.”将托盘中的一杯咖啡放在Barry手上,“我想客房服务的人都跑了,所以就去找了点吃的。”

“谢谢。”并没有一走了之。后半句Barry当然埋在心里。晃了一眼被Oliver带进来的报纸,头版上写着“闪电”,他笑了笑。但是他没有注意到另一半写着的“弓箭手”。

半敞开着的衬衫在微风中使Oliver的腹肌若隐若现的。Barry在心里念了一万遍他真的没有被腹肌所吸引,啊,真的是八块腹肌啊……该死的,为什么我的眼睛就钉在上面了呢!

感觉自己被盯着的Oliver走向还在床上的Barry,给了他一个早安吻。“看什么呢?”

“腹……不,没什么。”Barry索性把红着的脸埋进了被子里。

 

- 星城,不知名的游乐场–

“各位先生女士都来看看。试试运气。”游乐场里一个射击摊的老板站在路边招揽着顾客,“先生,要来试试赢个奖品吗?”

“可以试试吗?”不自觉地露出了puppy eyes的Barry还在那里盯着Oliver。

Oliver觉得自己仿佛在Barry的头顶看到了两只抖动的毛茸茸的耳朵,身后还有一条晃动着的尾巴。Oh my goodness! What’s wrong withme! 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这么失礼,在克制住自己当街抱着这个无时无刻不在卖萌的人之后,他点了点头:“当然。知道怎么握抢吗?”

“这样?”装模作样地将枪托顶在肩上,故意瞄准靶子外侧开了几枪。“果然没有看上去的这么简单啊~”

Oliver除了在最后一枪的时候,稍稍偏移了一下枪口。气枪的子弹擦着靶子划了过去:“初学者的运气。”接过老板给的一只玩偶。

“还想再试一次。”重新举起枪,十发全中。转过身挑了挑一侧的眉毛。

“怎么学会的?”

学着Oliver的口气说:“初学者的运气。”

Barry抱了一大只泰迪熊,说是回家可以把熊给妹妹。Oliver则是随手将小熊给了擦肩而过的一个小孩。

两个人在游乐场里又转了转。在另一个射击摊前停了下来。“要比比吗?”

“乐意奉陪。”

“但是为什么是用弓啊……”Barry无奈地看着手中的玩具弓箭。

“很久没练了,想试试。”和真正的弓箭比起来,不费力地就能拉开弓弦。虽然做不到像真的拉满弓,基本动作保持好一样能中。吸盘的弓箭头牢牢地钉在靶子的中心。如果这不是玩具,如果前面不是一个靶子……

“So cool!”说着也试了试。箭钉在了墙上,Barry耸耸肩说:“初学者运气也不管用了。”

 

 

 

TBC

 

【1】Margarita:一种传统鸡尾酒。一般调制要用到龙舌兰、柠檬汁和盐。这里将盐换成了细砂糖。

卡文什么的真的不是我想这样的……我只是事比较多【你走开】

感觉两人都在向谐星发展的道路上走得越来越远了……【别打我

【箭闪】Mr. & Mr. Queen 00-01【史密斯夫妇AU】

CP: Oliver Queen x Barry Allen


年龄限制:PG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他们,他们属于彼此


注意事项:1. 一向的ooc一向的逗比。这个Oliver不怎么严肃,这个Barry还是一如既往的逗。2. 听着I Don’t Even Know Your Name – Shawn Mendes 想起了这个特工梗,想着要不要写,然后被怂恿了一下,于是我就开始写了。【顶着锅盖走了】3. 年龄设定两人相差2岁,至于多大大家看着想咯【喂!】4. 以电视剧出现人物为主,其他设定各种胡扯,大家别信


 


 


 


00.


大家好,我的名字Hal Jordan。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准确来说我只处理婚姻问题。让我们看看今天又是……等等!坐在里面的两个都是男的?!Oh,well……看来我的履历上又能填上一笔了。


 


“Okay. 我先说。在我看来其实我们并不需要来这里。”青年只是坐在一旁笑着不出声,转头看了看身边的人。


“我们已经结婚6年了。”男子接着说道。


“7年。虽然还没到纪念日,但是按照年份来说应该是7年了。”青年突然开口。


“6,7年,这次对我们也就像一次体检一样的。防范于未然总比事后再抢救好。”


“那就让我们从头开始吧。”


 


“以十分标准来看,你们有多幸福?”


“八分。”青年想也没想地就回复到。


“等等。十分是绝对幸福,一分是非常悲惨。还是……”青年无奈地闭上眼,叹了一口气。


“凭直觉回答就是了。”Hal隐隐觉得这次的咨询会变得异常艰辛。你问为什么?明显这一对都有强迫症好吗!


“Ready?”男子看了一眼青年。


见青年微微点了点头,两人异口同声地说:“八分。”


 


“你们的性|生|活有多频繁?”


“我不太明白这个问题。”青年伸手抓了抓有点发烫的脸颊。


“我也不太理解。这也是用十分标准来回答吗?”男子有些疑惑地看了看他们的心理咨询师。


“就像他说的。一分代表很少,还是完全没有……因为你知道的,理论上来说,零分才是没有。”手在空中胡乱地比划了几下。


“我们就说说这个星期吧。”Hal觉得此刻他的内心其实是崩溃的。


“包括周末?”


“当然。”


男子把手轻轻搭在青年腿上,这一举动让青年的脸更加红了。


“九。”


“嘿!五好吗!”青年拍了一下男子的手。


男子挑了挑眉:“你不满咯?”


“嗯……是说这是评分还是次数……”青年低下头,盯着地板上一个点。


Whatever!I am done with this couple!Hal此时此刻万分想要起身直接走出去,然后留下这两个人。


 


“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吧。”象征性地挂着职业的微笑。


“那是在哥伦比亚。”青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波哥大。”男子的嘴角牵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01.


- 哥伦比亚,波哥大-


- 六或者七年前–


 


“请注意及时撤离。”Eddie盯着电脑屏幕上代表Barry的小点。


“你知道我的速度的。就再1分钟。”Barry依旧忙着将电脑中的资料转移到硬盘中。


Come on……还有13%。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资料,有没有搞错啊。手速再快但这电脑速度不行真是急死人……Barry默默地在内心嘟囔了一下。


随着越来越密集的脚步声,Barry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Eddie!除了我进来的路还有没有别的出去的路?”转移完所有资料的Barry突然意识到他没有第二套撤退计划。


“Hold on a second……所有通向外面的道路已经被封死了,不过你3点方向的窗外面是一片海。”虽然不在现场但是也紧张出一身汗的Eddie只能默默祈祷他的队友能成功逃脱。


“比起被困死在这里我还是宁愿跳下去试试运气。”Barry将硬盘放进防水外衣中。然而等到站到窗前:“真的不太想跳啊。Eddie,我能说句遗言吗?”


“不能。”


“别动!”全副武装的警备正站在房间的入口处。


向后退了两步,然后跑向前面的玻璃窗。Barry向自己发誓以后绝对再也不坐90度垂直下降的过山车了。


不知是因为对方并不想追Barry,还是怎么样。总之Barry很幸运地到达了一片沙滩。本来还想联系一下Eddie,忽然意识到通讯器在水里泡了这么久早就失效了。


 


“Whoa,whoa!这么快就有人接我了?”头转向了一边,他真的不想被直升机扬起的沙子搞得眼睛发炎。


从直升机上走向一人扔给Barry一个袋子并说道:“这里是你的证件。”


“这算是放我假吗?”Barry笑嘻嘻地把外衣交给那人,然后接过了那个袋子。


“随你怎么想了,不过请在一周之内回本部。”


目送着直升机,Barry想着接下来的一周能干些什么。当然,找个终生伴侣这个选项并不在他的列表之上。


 


 


枪声和爆炸声不绝于耳。站在吧台前的Oliver正在看着报纸。一群警察推门进来,这让Oliver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头。


“老大被刺杀了,而且城对面的资料库被入侵了。他们在找单身的观光客。”酒保用西班牙语,对着Oliver耳语了几句。


那个看似是领队的警察看向了Oliver这边。Oliver将右手放在别在腰间的枪上,慢慢转过身看着聚集在门口的警察。


“Señor,你是一个人吗?”


Oliver左手搭在耳朵上,做出了一个不理解的表情,像是在说我不懂西班牙语一样。


“Sir,你是一个人吗?”警察用蹩脚的英语又问了一遍。


Oliver在脑内演算了一遍,一人单打独斗完还能完好无损地从这里走出去的可能性。

就在这时,Barry从门外大步走了进来。

“Señor!你的护照!”跟在Barry身后的警卫不依不挠地接着发问,“你是一个吗?”


抬头对上一个投向自己的目光。循着目光,找到它的主人,映入Barry眼帘的是一张英俊的脸。暗金色的短发,湛蓝色的眼睛,和修剪整齐的胡子完美地搭配在一起。


“不是。”在看到对方也是只身一人的时候,Barry决定冒险试试。一个人在这种情况被调查的几率太大了,随便找个人都比说是一个人强。


“他是和我一起出差的。”说着Oliver松开了身后的手。轻笑着揽过了Barry的肩,“怎么这么慢?”


“路上耽搁了,外面的交通你也不是没看到。”警察见两人认识就没有再追问下去。


 


谢天谢地!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也是一个人,而且也被当作怀疑对象,不过没说不认识真是太好了。乐天派的Barry感觉今天简直被幸运女神眷顾了。


 


随意走进了一间屋子的两人,关上门。Barry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脚步声,对着Oliver眨了眨眼说道:“初次见面,我是Barry。”


“Oliver。幸会。”之前没有仔细看,近距离发现对方格外年轻。这家伙才多大啊。大学刚毕业然后毕业旅行到这种地方?


“我脸上有什么吗?”


“没。不好意思。”发现自己对着对方竟然发起了呆的Oliver转过头去。


“那就好。”Barry摸了摸自己的脸。


“噗。”Oliver看着对方的动作笑了出来。

“嘿!”

 


这一天并不算太坏嘛。


 


 


TBC


欢迎捉虫!!


果然两个坑一起开就是作死……想着下周的AP考试心里一阵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