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izer_USUK

混迹于日漫和欧美两大坑的逗比。cp杂食为主,偶尔洁癖。脑洞多,懒癌晚期,填坑进行中。

【箭闪】Mr. & Mr. Queen 03【史密斯夫妇AU】

CP: Oliver Queen x Barry Allen

年龄限制:PG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他们,他们属于彼此

 

 

“呼……就不应该跟着你跑步的。”

“什么时候再出任务我蹲在显示器后面你去跑吧。”

“不要,你知道我强项不是这个的。跟你在一起很折寿。”Eddie双手合十地向还在折磨跑步机的Barry弯腰一笑,“我说你不去田径队真可惜。”

“然而我百米跑不进9秒60。”Barry转头对Eddie吐了吐舌头,“那还不是一起跑外勤吗?”

“就知道你要这么说。”

“嘻嘻。话说我恋爱了。”这一句话让在一旁喝水的Eddie差点很没形象地把口中的水喷出来。

“不早告诉我?”有点狼狈地把水咽下去。

“你是第一个知道的。”说着Barry就红起了脸,“他聪明又性感。彬彬有礼,风度翩翩又有内含。就是占有欲比较强。还有他向我求婚了。”越说越小声。双手撑在扶手上,一个小跳,双脚站立在跑步机的边框上。

“我该说恭喜?他……他!”这下真的把口中的水喷了出来。

“Dude,反应别这么剧烈。”从跑步机上下来,拍着Eddie的背,给他顺顺气。

“真的很折寿。我说真的。”左手勾着Barry的脖子,右手给了他胸口一拳。

“咳咳……是我折寿好吗。能不用打沙袋的力度打我吗?”用手肘撞了一下Eddie。

“在一起多久了?”

“六个月。是个投资家,他一直在外面谈判,所以一直出任务也不担心。”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Eddie没有再说什么,揉了揉Barry的头发:“走,打沙袋去。”

“刚跑完就打,你体力怎么好!”说着还是被拖走了。

 

 

“Man,你有听到你自己在说什么吗?你不觉得太快了吗?”Diggle觉得自己的听力一直挺好的,但是他不太确定他有没有听清楚他的好友说的话。

“你知道的,我从不冲动行事。”Oliver还是做着引体向上。

“好吧。她是从事什么职业的?”知道好友是那种决定了就肯定要坚持到底的性格,Diggle也没法多说什么。

“是他。”沉默了几秒之后,Oliver决定还是要纠正一下。

“哈哈!Diggle你又欠我五美元!”Felicity笑着在椅子上转了半周,看着Diggle越发黑的脸。“不行,我都要笑出眼泪了。”

“Oh……当我什么都没说吧……”

对于这种场景已经司空见惯的Oliver自动忽略两人的无良赌约,从单杠上下来说道:“他在尖端实验室工作。因为一直参加科学方面的研讨会,所以他经常出差,这样和我的时间表很合适。”

“你觉得合适就好。”Diggle无力地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动作,“我还有一笔单子,先走了。”现在他觉得他不仅耳朵不太好,而且视力好像也有点问题。他好像看见那个面瘫Oliver嘴角有点上扬。

 

 

 

- 纽约 -

- 六或者七年后 -

送晨报的少年骑着单车,将手中被塑料袋包裹着的报纸丢在每家每户通向正门的走道上。

一手端着马克杯的Oliver从屋中走出来,弯下腰捡起报纸。一抬头看见了住在对面的老先生也出来拿报纸,老先生也看见了Oliver,对他微微一颔首。Oliver也回以一个鞠躬,转身回到屋内。虽然这已经变成了日常,但是他心里还是不太舒服,总觉得这生活和以前想的不太一样。平静得让他害怕。

在黑暗处呆的时间久了,他向往安定的生活。没有任务,没有杀戮,没有死亡。然而一旦进入那个世界就再也无法脱身。在遇到Barry之前,他觉得他会就这样一个人走到尽头。只要有战友就好了。波哥大的相遇曾一度动摇了他的决心,Barry像太阳一样走进他的生活,想要守住这束光。这使他萌生了就此隐姓埋名的想法,成为一个普通人。不过他也清楚地知道一旦脱离了组织,迟早会被发现,而且会将Barry牵涉进来。所以他选择了用谎言来维持这样的日子,还能这样一起生活几年他并不知道。

 

Barry边刷牙边看着新一期的科技杂志而没有看到走进来的Oliver。“哇!你别吓我啊。”

“别把牙膏吞下去了。”Oliver从Barry嘴边偷了一个吻。

被Oliver的胡子蹭到脸颊的Barry在他怀里缩了缩:“痒。话说你觉得Dr. Jordan怎么样?他的问题有点不着边际。”

“的确。是不太有建设性。”

“他的办公室在城的另一边,时间还是下班高峰的时候。”

“还有我不喜欢他看着你的眼神。”收紧了环在腰上的手臂。还在自己床上的Hal打了一个喷嚏。

“Ollie!”叹了口气,转过身亲了一下Oliver的侧脸。“那就决定了?”

“恩。”

 

Barry有自己的车,不过不常开。按照他的说法是要为了环境保护出一份力。Oliver也无所谓,通常早上开车将他带到离家最近的地铁站,然后再去自己上班的地方。

“七点晚饭?”

“恩。我会到的。”

“那到时候见,路上小心。”

进了地铁的Barry会将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取下放进在包中一个小口袋中。目送Barry进了地铁口的Oliver会将结婚戒指拿下放在方向盘左侧一个隐蔽位置。

看似正常的两人,但都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的两人。

 

 

Ray表示入行没几天就接任务,他有点受宠若惊。不过看了看手中的信封,他又不太理解这一份工作。

“这就是我的任务?”看着摄像头。果然Boss不会随便出来见人。

“没错。”关闭了屏幕的人扶着自己的额头。真是头痛。

 

 

Barry一直都是早回家的那一个,所以总是准备晚饭的那一个,前提是他没有任务在身的时候。小心将烤箱中的土豆取出,一刀将整只土豆切开一道口子。车前大灯的灯光在窗前晃过,他知道是Oliver回来了。轻巧地转动着手中的刀,就像是在玩着一支笔一样简单。

把车停进车库之后,Oliver从方向盘左侧取出结婚戒指,重新戴回手上。抹着自己衬衫领口的一滩血渍,然后将其藏在西装和大衣的领子之下。看来以后还是要多带一套衣服。

“Hey, Barr.”

“Hey。真准时。”

“外面的雨真大。你回来的时候没淋湿吧?园丁把割草机留在了外面。”把手中的一盒酸奶油放进冰箱。将湿透的大衣挂在门口的衣架上。

“我回来的时候雨还没这么大。”侧过身看了看Oliver,“谈判怎么样?”

“恩,还好吧。”亲了一下Barry的额头,然后径直走进了客厅。“你换了窗帘?”

“是的。你不喜欢?”跟着进来的Barry靠在门框上看着Oliver。

“也不是。”

“那就是不喜欢。”

“我没这么说。”Oliver皱了皱眉。

“我知道你话中带话。”

“好吧。你知道我不喜欢红色的。”两人之间的吊灯让Oliver不得不弯下腰看着Barry说话。又看了一眼暗红色的窗帘,这种血一样的颜色提醒着自己从事的工作。

“家里也太绿了。既然你不喜欢,那我退货就是了。”不知道是戳到Oliver哪个不能提及的点的Barry只好耸耸肩。看着Oliver拿起雨衣说要去把割草机推进车间。

听见Oliver关上门之后,Barry拿了一个最普通的座椅,站在上面。靠着优良的平衡感,一脚踩在椅背上,另一只脚留在椅面上,使椅子只有一个脚还在地上。把原先墨绿上的窗帘又一次挂了上去。

“绝密资料……被盗……”从外面进来的Oliver拿起了鞋柜上放着的报纸。又看了看站在四脚着地的椅子上的Barry和换回来的窗帘,但是没有注意到Barry微微皱起的眉头。

 

 

 

 

TBC

 

磨磨蹭蹭地更文、脑洞太多有碍于正常写文、、【哭唧唧

欺负哈二变成了日常、哈二表示单身狗收到了成吨的伤害【并没有

下一章大概就是大家一展身手的时候啦【x

评论(15)

热度(23)